• <nav id="mmosa"><nav id="mmosa"></nav></nav>
  • 阜南拼車
    免費發布分類信息

    主題: 【大要案速遞】邢丙軍等46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堅持關聯審查、同步破網打傘,準確認定黑

    • 小傻瓜
    樓主回復
    • 閱讀:3558
    • 回復:0
    • 發表于:2020/11/24 9:20:34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阜南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關鍵詞

       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 引導取證 串并研判 深挖徹查

    要旨

    檢察機關要充分發揮訴前引導作用,注重串并研判,全面審核證據,圍繞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四個特征”,依法準確認定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整體把握個案之間的內在關聯,深挖關聯涉黑線索,同步打傘破網,精準、全面打擊黑惡犯罪。

    基本案情

    被告人邢丙軍,男,1962年出生,經商。

    被告人王成斌,男,1979年出生,太和縣體育局職工。

    被告人王仰振,男,1982年出生,無業。

    被告人李剛、關振彬、徐濤、周磊、劉林杰、周彬等,基本情況略。

    自2000年以來,以被告人邢丙軍、王成斌為首的犯罪組織逐步成立,邢丙軍、王成斌等46名被告人從單一的武校教練、學員,發展到以親戚、同鄉和一些無所事事的社會閑散人員共同組成的成員復雜,但條塊分明、分屬有序的犯罪組織。該組織人數眾多,骨干成員基本固定,層級分明,領導者2人、骨干成員7人、積極參加者18人、一般參加者19人。通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獲取經濟利益,具有一定的經濟實力支持該組織活動,以暴力、威脅或者其他手段,有組織地多次進行違法犯罪活動,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在太和縣部分區域內形成非法控制,嚴重破壞了當地經濟、社會生活秩序。

    指控與證明犯罪

    2017614、8月18日,經安徽省阜南縣公安局提請批準逮捕,阜南縣人民檢察院分別以涉嫌尋釁滋事罪、聚眾斗毆罪、開設賭場罪、故意傷害罪等罪名,依法對邢丙軍、王成斌等32人批準逮捕。

    偵查階段。組建辦案團隊全程跟蹤介入、引導偵查,全面梳理、審查每一起事實。在審查一起邢丙軍、王成斌一伙與范宏正等人的聚眾斗毆犯罪事實中,阜南縣人民檢察院經過深入研判發現該起聚眾斗毆犯罪雙方均有過錯和責任,范宏正一伙同樣帶有黑惡因素,并及時向公安機關專案組提出深挖徹查建議。根據檢察機關建議,公安機關成立另行成立了范宏正一案專案組,進駐案發地太和縣全面調查,又一起重大涉黑案件浮出水面,2019年715日,以范宏正為首的27人黑社會性質犯罪組織案一審宣判。

    審查起訴階段。阜南縣人民檢察院經審查案卷材料、訊問犯罪嫌疑人,發現了涉案人員王賀、鞠冰朋涉嫌的尋釁滋事、開設賭場犯罪線索,而此時,王賀涉嫌故意傷害罪一案、鞠冰朋涉嫌尋釁滋事罪一案正另案審查起訴中,確認上述兩起個案件均與邢丙軍有關聯,于2018年912日決定并案審查。

    從已查明的證據體系中判斷,邢丙軍犯罪集團已初步顯示出具有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四個特征”,但組織特征、經濟特征尤其是經濟特征的證據較為薄弱,建議公安機關加大對案件的取證力度,查清該犯罪集團各成員之間組織層級情況,尤其要查明邢丙軍、王成斌未直接參與系列暴力型犯罪而在背后組織、領導、指揮的作用;查清開設賭場的收入情況和利益分配以及為組織發展的大宗消費情況;對瑕疵證據進行補正和說明;進一步規范取證行為。2018年425日,阜南縣人民檢察院將該案退回公安機關補充偵查。

    在退回補充偵查期間,檢察機關先后5次與公安機關共同梳理證據存在的問題,提出補充偵查意見26條,及時溝通補強證據。通過退回補充偵查和,公安機關先后補充證據材料7190余份,特別是補強了證明“組織特征”“經濟特征”的證據。查清了邢丙軍、王成斌在幕后策劃、指揮周磊、李剛、關振彬等人實施一系列違法犯罪活動,厘清了該組織的三個層級。證實了該組織將獲取的部分經濟利益,用以支撐該組織的違法犯罪活動,為組織的發展壯大,提供了經濟保障。

    同步挖掘排查“保護傘”。審查本案中,由于邢丙軍、王成斌等人不認罪,阜南縣人民檢察院從“破網”角度深挖犯罪,全面織密證據網絡體系,在專門辦案組中抽調2人,專門負責“保護傘”“關系網”線索排查和梳理,重點對已決案件或重罪輕處、或數罪單處、或遺漏涉案人員,罪責刑明顯不相適應等情形進行排查,經過迅速高效工作,發現太和縣公安局原水上派出所所長段永紅、副所長張政,以及其他10余件保護傘線索,在及時移送后,同步介入監委調查、提起公訴。有力助推了案件偵破、涉黑罪名認定。

    2018年710日,阜南縣人民檢察院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故意傷害、聚眾斗毆、非法搜查等14個罪名依法對邢丙軍、王成斌等52名被告人提起公訴。

    2018年1016日至1031日,阜南縣人民法院人民法院公開開庭審理本案。

    法庭調查階段。公訴人圍繞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的“四個特征”逐一進行舉證、質證,并針對成員在組織中的地位、攫取的經濟利益與組織的關系進行重點舉證。通過出示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證據,證實邢丙軍、王成斌在該組織中處于實際領導地位,對該組織的運行起著決策、管理和指揮作用,是該犯罪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周磊、李剛、關振彬、徐濤、王仰振、王洪斌、劉林杰聽命于邢丙軍、王成斌,實施了一系列犯罪行為,是組織的骨干成員;戚軍軍、韓飛、胡斐、王飛、周彬等人為積極參加者,岳海超、黃艷峰、李春友、王曉燦等人聽從邢丙軍、王成斌和骨干成員的安排參與犯罪,是一般參加者。

    法庭辯論階段。公訴人發表公訴意見指出:雖然部分被告人拒不供認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的犯罪事實,但在案證據能夠相互印證,形成完整的證據鎖鏈,應當以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責任(具體分析略)。

    被告人邢丙軍、王成斌及其辯護人提出:(1)該案不屬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不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四個特征。(2)被告人邢丙軍、王成斌等人未參與全部犯罪,不能定性為該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部分被告人對犯罪地位作用提出辯解,認為僅參與個別犯罪行為,系行為人個人違法犯罪行為,不能認定為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

    公訴人針對被告人及其辯護人辯護意見進行答辯:

    被告人邢丙軍、王成斌等人糾集武校教練、學員以及眾多社會閑散人員,制定組織規約,通過有組織的開設賭場,實施暴力拆遷、高利轉貸、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等犯罪,非法聚斂財物并用于維護組織的發展、壯大。該組織為逞強爭霸,擴大組織影響,為非作惡,欺壓殘害群眾,先后有組織的實施了故意傷害、聚眾斗毆、尋釁滋事、故意毀壞財物、非法拘禁等系列違法犯罪行為,造成1人死亡、1人重傷、13人輕傷、多人輕微傷等嚴重的危害后果。在太和縣一定區域形成重大影響,對普通群眾形成心理強制和威懾,部分被害人人身財產權益受到侵害后,不敢控告,被迫接受調解,造成社會安全感下降,嚴重破壞了太和縣經濟、社會生活秩序。符合黑社會性質組織的“四個特征”,依法應當認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系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

    邢丙軍、王成斌一手策劃、發起、組織創立了以二人為核心的黑社會性質組織,其雖未參與全部犯罪,但在幕后對整個組織的發展、運行和活動起著決策、指揮和管理作用。邢丙軍、王成斌領導的犯罪集團可大致分為以周磊、李剛為首的大新團隊、以王洪斌、王仰振、關振彬為首的武校團隊、以胡斐、王曉東等為首的拆遷團隊。黑社會性質組織在發展中吸納新成員、擴大新聲勢是組織發展的客觀實際情況,隨著組織發展,作為組織者、領導者不可能與每一名組織成員直接接觸;同樣,由于組織的壯大,在邢丙軍、王成斌之下,各分支各有所側重發展,不同的分支之間人員、金錢、犯罪事實之間交叉不多亦屬正常,像大樹一樣,枝葉雖非各個交叉,但各個分支最終還是要匯總到主干和樹根之上。故,依法應當認定邢丙軍、王成斌為該組織的組織者、領導者。對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以實施違法犯罪為基本活動內容的組織,仍加入并接受其領導和管理的,應當認定為該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上述事實有物證、書證、證人證言、被告人供述等證據相互印證,足以認定。

    法院審理結果

    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現有證據已形成完整鎖鏈,足以認定邢丙軍、王成斌等46人構成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20181230,安徽省阜南縣人民法院作出一審判決:邢丙軍、王成斌觸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開設賭場罪、聚眾斗毆罪、故意毀壞財物罪、故意傷害罪、高利轉貸罪、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非法持有槍支罪、非法拘禁罪等12個罪名,數罪并罰,均被判處有期徒刑25年,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其他被告人也犯有數罪或單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18年以下不等的刑罰,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或罰金。一審法院全部認可了檢察機關指控的犯罪事實、量刑情節和罪名適用。2019330日,該案終審公開宣判,除一名被告人因立功被改判之外,其余均維持了一審判決。

    指導意義

    檢察機關審查涉案人數眾多、時間跨度大的指定管轄犯罪案件,且多數被告人不認罪認罰時,要強化介入偵查引導取證意識,對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的聚眾斗毆、尋釁滋事、非法拘禁等案件加強重點研判,對案件中反映出來違法犯罪事實、涉案人員、社會影響等情況進行綜合分析、關聯對比,同步推進涉案“保護傘”的查處,強化打擊力度、深度;實行串并研判、深挖細查,梳理查找隱藏的其他黑惡違法犯罪線索;堅持是黑惡犯罪一個也不放過理念,達到“辦理一個案件,整治一片”的“深挖徹查”效果。最終,查明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事實并得到法院判決認定,涉案“保護傘”被同步起訴、判決,深挖的另一起涉黑案件被判決認定。

    一是執行異地管轄,層層督辦。為避免不必要的取證干擾和反偵查因素,阜陽市公安局決定將案件移交阜南縣公安局立案偵查并在本系統層層上報。與此同步,阜陽市檢察院立即派員到阜南縣檢察院,就案件介入、上報備案、辦案團隊組成、管轄協調等事宜坐鎮指導。隨著案件進展和逐級報告,上級重視程度日益提升,安徽省檢察院掛牌督辦、高檢院掛牌督辦、中央“掃黑辦”掛牌督辦,為案件最終畫上圓滿句號注入了強大動力,提供了高層支持和政策法律指導。

    二是介入引導偵查,強化偵查監督。立案前第一時間介入案件,并將引導偵查貫穿于立案到審偵查終結的全過程。提前介入階段,承辦檢察官現場辦公,同偵查人員分析討論具體問題180余項,提出具體建議30余條;尤其是對涉案186名人員根據行為性質、關聯程度等要素,逐一甄別并提出合理分流建議,公安機關根據建議認定涉黑人員46人;對于涉嫌參與多起重大惡性犯罪的人員,在審查逮捕環節與公安機關良性互動,實現精細甄別、精準逮捕。移送審查起訴前,與公安機關就移送事實、行為定性、共犯認定、人員分流等問題進行充分討論和交流,確保該案移送事實及罪名客觀、準確,為后續訴訟工作順利進行打下了堅實基礎。同時,本著引導不能替代監督、監督寓于辦案之中的原則,先后向公安機關口頭或書面提出糾正違法10余件次。

    三是同步“破網打傘”,深挖徹查。506”案件辦理過程中從未放松對“保護傘”的深挖。在引導偵查和審查起訴中發現太和縣公安局原水上派出所所長段永紅、副所長張政,在查辦邢丙軍、王成斌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犯罪中,收受賄賂將案件調解結案。檢察機關將該線索移交監委,及時介入調查,同步對兩名“保護傘”提起公訴。同時,對梳理出其他10余件保護傘線索也相繼移交紀委監委調查;為徹底清除黑社會組織的財產支撐,“506”案件中檢察機關積極建議、監督協助公安機關扣押、凍結涉案財產3000余萬元,包括7輛轎車、10處房產、大量存款和部分現金,在提起公訴的同時向法院提出了沒收非法財物、判處財產刑的量刑建議,得到法院采納。

    四是回溯已結案件,同步糾偏糾錯。回溯已結案件發現,由于當時黑社會性質未被及時發現,個別案件僅作孤立查辦而沒有置放于整個案件背景之下,導致部分已決案件或重罪輕處、或數罪單處、或遺漏涉案人員,罪責刑明顯不相適應,影響了涉黑案件整體定性處理。對此,阜陽市院檢察長親自指揮、協調阜南、太和兩地檢察機關,依法按照審判監督程序提請刑事抗訴7件13人,部分已再審后改判或發回重審,保障了涉黑案件處理的“不降格”。

    相關規定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條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關于辦理黑惡勢力犯罪案件若干問題的指導意見》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女人18毛片水真多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