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逛老城,歷史文化街青石鋪地,街旁商鋪林立,不同風格的建筑錯落有致,漫步在古色古香的街道上,品歷史文化,看招牌字畫,嘗特色小吃,感受不亞于去外地旅行。
路過西大街與魏家街交叉口,在街旁小過道的電線桿上,我看見一個桐木招牌,上有“修鞋”兩個大字,下面還有兩行小字:“第一次不來修,怨你;第二次不來修,怨我。修不修由你選擇,修不好由我負責。不是最好,但求最好。”
修鞋的也掛個招牌?我隱隱覺得這個修鞋師傅定有過人之處,于是上前攀談。
△洛城某角落的修鞋攤兒
師傅來自郊縣,家鄉十年九旱,土地貧瘠,收入甚微。三十多年前,他來到洛陽城,擺起修鞋攤,那時風吹日曬,每天能賺幾塊錢,每月交了房租等各種費用,還能顧住一家人吃喝。這可比工人掙錢多,他解釋給我聽。
后來,城市開展環境治理,他就在此弄了個門面安心修鞋,總算風刮不著、雨淋不著了。附近居民多,來修鞋的也多,商場鞋子保修,幾乎都到他這里來,一天到晚生意不斷,收入自然多了。
我指著招牌問:這是誰給你寫的?他說:詞是自己想的,字是自己寫的,牌子也是自己做的,這是歷史文化街,咱也想弄個好招牌,招攬生意。一個修鞋的,能寫出如此好文!我一驚、二嘆、三佩服。
四十多年前,師傅高中畢業,也算知識分子,由于家庭出身不好,想去當兵,當教師,都因政審不合格而錯失良機。
后來,農村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老百姓自由了,為給孩子鋪路,他就來城里修鞋至今。
△手藝人憑本事吃飯
城里的教學質量比農村高,他靠修鞋供孩子上學,孩子大學畢業后,當了教師。師傅很自豪地說,這也算圓了他的教師夢。
現在政策好,國家不收個體工商戶管理費,孩子工作了,也成家了,家里負擔小了,師傅買了房子,在城里安了家。
他說,只要能干動,就繼續干,啥時候干不動了,就回鄉養老。現在,人到一定歲數國家發養老金,看病有醫保,土地有糧食直補款,說到這里他哈哈大笑,笑得很爽朗。
說話間,師傅將一雙鞋子修好了,他站起來,伸開雙臂活動活動身子,顯得特別舒服。
人站起來,伸開雙臂,正好是一個“大”字。中國的漢字很有意義,人只要伸開雙臂,勤勞苦干,就是一個大大的人!一個有文化、勤勞、務實的“大人”,這招牌真好!
(攝影:娜娜文圖無關)
THE END
晚報副刊精讀
編輯:娜娜
審核:聶麗 周彥超
洛陽晚報
根據著作權法相關規定,以上作品版權歸洛陽日報社享有,除法律許可之外,未經洛陽日報社授權,任何組織或個人不得非法轉載使用。
洛陽日報社所屬媒體使用之文圖及音像稿件,如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與洛陽日報社聯系,電話:0379-65233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