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子楓微博:https://www.weibo.com/zhangzifeng2001
下一站影后,20歲張子楓
9歲被馮小剛稱為“天才”
20歲被叫“老戲骨”
她是實至名歸
近期電影院最熱門的電影,不是大片,而是家庭片《我的姐姐》。
票房突破6億,預測最終破10億,是小成本的大勝利。
劇情爭議很大,但所有人都在夸獎女主角:演技扎實,情緒飽滿。
導演忍不住一次次拉近鏡頭,讓人看清她破碎的情感。
她是新一代小花里的毫無爭議的演技派、是新生代最有靈氣的演員,今年剛滿20歲,她是張子楓。
張子楓微博照
5歲早早出道,作為國民妹妹活在人們印象里的張子楓,這次挑大梁演了個“姐姐”:一個不溫順、不幸福、苦苦掙扎尋求自我的非傳統姐姐。
這個角色不似張子楓,也不似過去任何一個角色。從9歲的《唐山大地震》,到《唐人街探案》、《你好、之華》,再到《我的姐姐》,張子楓走的一直是一條樸素的道路,融入不同的人生,從未定性。
在今天這個追求流量的時代,在娛樂圈被詬病“后繼無人”的時刻,她不追求流量、不演口水劇,成為被期待的下一站青年影后。
這才是我們對新生代演員的期許。
01
成為姐姐
張子楓扮演的姐姐安然,在一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里長大。她精神上被忽略,肉體上被傷害,父母為了生二胎,甚至要她一輩子裝瘸子。裝不好不愿裝,就換來毒打。
安然人生的每一步都充滿痛感。導演給她的人生塞滿了一個個留下傷疤的經歷:動輒被父母打罵、小時候被姑父偷看洗澡、被表哥當成沙包發泄、高考志愿被篡改......
所以安然拼了命要離開這個家。
但就在她快要成功的時候,父母出車禍去世了,留下一個比她小將近20歲的同胞弟弟——兩人之間沒有親情,只有父母巨大差別待遇造成的鴻溝。
于是她又多了一層痛:被親戚要求在20出頭的年紀撫養一個孩子。
觀眾或許沒有跨過安然那么多的坎,但在長時間重男輕女的大環境下,總要一刀砍到了點上。于是安然的表演——張子楓的任務,是給這部電影注入靈魂。
從外部而言,她的表演是細膩的。
調整了走路姿勢。一個想要逃的人,走路利落甚至急促,她的迷茫總是落到別處,對自己,她鉚著勁往前奔。
調整了呼吸方式。一個心有不甘的人,呼吸清淺甚至怕浪費一口氣。
調整了眼神。一個敏感而孤獨的人,她的眼神對內驀然,對外凌厲。
張子楓曾經說,她不會在哭戲時想自己難過的事,那樣的情緒不是真的。她的眼淚,必須是為人物自己的痛苦而流。
所以從內部來說,她的表演又是真誠的。
印象最深的是安然在醫院遇到一個孕婦,生了兩個女兒,為了生兒子還要懷孕。作為護士的鄭子楓,好心勸告,說妊娠子癇的孕婦強行生子會有危險,丈夫卻選擇保小不保大。孕婦快不行了,還和她說,“我是自愿的”。
這是與安然無關的事,但又處處相關。所以她爆發出來,甚至比面對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更激烈,“你們都有兩個女兒了,為啥子還要生啊,兒子就那么好嗎?”
這一段的每一條,張子楓都哭得撕心裂肺。她說,“開機之后我在那個狀態里面、那個世界里,所以自然而然就相信了會那樣子,所以倒沒有刻意地去表現。”
這樣細膩而真誠的表演,所以張子楓能成為姐姐。
03
“我是一個凹凸不平的球”
張子楓有一次在接受采訪的時候說:自己不是那種特有個性的人,但可以是個有想法的人。
她自己比作一個凹凸不平的球,沒有刺,但保有棱角。
這種小執拗,或許從小就表現出來了。
張子楓小時候
張子楓出身普通,父母都是職員。只是從小表現出演戲天賦,特別愛模仿電視劇里人物的言行舉止,便被母親抱著好玩的態度送去參加了山西電視臺的電視節目。
誰知她偏偏就贏得了比賽,更被評委組看好。之后便被家人帶到北京,輾轉在劇組之間。
在北京誰也不認識,沒有好的機會,錢倒是如流水花出去,母親都覺得太累了,說要不咱回老家吧。張子楓不肯,一定要留在北京,闖出個名堂來。
那時候,她才五歲。
正是這一次的堅持,不久之后一個豆漿機廣告找上門,柳暗花明。
在演戲上,她也有自己的棱角。
很難相信,作為童星出道的張子楓,演了幾十部戲,卻幾乎沒本色出演過嘻嘻哈哈的快樂女生。
從《唐山大地震》的小方登開始,《心術》里,她身患重病;《璀璨人生》里,她被置換了人生;《幸福綻放》里,她先后被親生父母和養父母拋棄;《小別離》里,她在父母戰爭中夾縫生存......
她挑選的大多數角色都不是孩童天真爛漫的本色出演,而是需要一定的理解和技巧。
《小別離》
這些片子,大多都有相當多的哭戲,張子楓也因為哭戲好出名了。但她又很快認識到“哭不長久”,說,“希望以后可以不靠一場哭戲來讓大家覺得我演得好。”
這顆凹凸不平的球,在娛樂圈里或許不是那么特立獨行,卻格外清醒,所以才走出了一條自己的路。
03
演技天才?才沒那么簡單
提到張子楓不能不提到《唐人街探案》。
雖然戲份不多,但一想到她的笑容,都讓人虎軀一震——怎么這么可怕!
思諾的雙面表演,讓很多觀眾認識了不一樣的張子楓。張子楓自己也說,從這個角色開始,她開始尋找更多內心的東西,而不只是通過感受演戲。
此時的她,才14歲。
恰恰是因為過早表現出來的天賦,離不開張子楓的,自然有天才、老天爺喂飯吃之類的形容。
但這世上并沒有那么多天才。
她固然是幸運的。
出名要趁早,9歲那便被馮小剛看中,成為大制作《唐山大地震》中的重要一員,扮演在地震來臨之后被母親放棄的小方登。
地震來臨后,她被掩埋在石磚之下,恐懼如影隨形。眼見母親在掙扎之后選擇了弟弟,眼淚和泥水混合在一起。災難之際,她用一種微弱的顫抖來表現極致的絕望,一種讓觀眾揪心撓肺的隱痛。
馮小剛說,“她要是沒演好,這部戲就不成立了。”
《唐山大地震》劇照
張子楓憑借這短暫的露臉,獲得了那一年百花獎的百花獎最佳新人獎,成為這個獎項年齡最小的獲獎者。
《唐山大地震》劇照
這是幸運,也是天賦,但這都不過是地基里最淺薄的一層。
是她的韌勁,把余下填滿。
8歲演《龍須溝》,她就能做到二話不說從高處踩空落下。演完她說,“如果有一件事你不讓我完成,我絕對跟你生氣。就是我不跟你生氣,我也得自己生氣。”
拍《唐人街探案》那一年,她就認識到,“敬業是每一個人最基本的事情。現在在這個行業里,敬業已經被大家認為是一個最高標準了,但其實它不是。它是你應該做的。”
到了《我的姐姐》,她從呼吸方式到走路姿勢都在研究這個離自己真實生活很遙遠的人物,“我做不到不真誠的去拍每一條。”
真誠、敬業、負責,很多成年藝人摒棄的東西,你都能在她身上發現。
雖然拍戲辛苦,她也沒有放棄學業。去年參加高考前,她正好在錄制常駐的《向往的生活》,在節目組放出的花絮里,她把復習當作休息,始終沒有松懈。
有人說她身上有“少女感”,我倒覺得那是一種與年齡無關的澄澈。沒有被流量時代裹挾,而是一步一步保持自己的節奏,畢竟“紅”和“好”,早已不是對等的關系。
眼下,《我的姐姐》成為小成本文藝片的一大勝利。接下來,張子楓還有三部電影等待上映:五一檔備受期待的《秘密訪客》、和吳磊合作的青春片《盛夏未來》以及《再見,少年》。
所有人都在期待張子楓有一天站上影后的領獎臺,相信那天不會太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