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我們
人生經歷過的每一段記憶,都是塵封過往的回憶。那些人物,景色,都是無法抹去的片段。所以,無論記憶被塵封多久,那些經歷,那些場景都將在遺忘中重新被拾起。   在朋友圈,看到一張溫暖的照片。照片里,朋友用雙手捧著一捧黃燦燦的稻谷,一臉淺笑,一臉幸福。隔著屏幕,我仿佛聞到了稻谷流淌出來的香味。照片下面還有一首小詩,詩里溢滿了快樂,童趣,新奇。   一群久居城里的詩人,看到路邊曬著大片稻谷,他們歡呼著撲下車,有人在上面打滾,有人在上面畫圈,有人捧起一把谷揚向天,有人脫下鞋子,來來回回地給谷翻面。新奇帶給他們的快樂無與倫比,在稻谷場上他們肆意放縱著被塵封已久的童真;而馬路牙子邊上坐著的兩位老農,卻瞇著眼睛,像在看猴把戲。   初讀,我也被這份純粹的快樂感染。再讀,卻有一絲心酸涌上心頭。“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不經歷播種收割,怎能體會這其中的艱辛不易。   往事歷歷,仿若昨日。那時,年景,因了一首小詩,躍然眼前。   在農村,收獲是喜悅的,是豐盈的,也是農人最富足的時光。可那時候,我最怕看到稻谷和小麥,只要一看到它們就有如芒在背,如鯁在喉的感覺。這種感覺只有經歷過,才知道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稻子播種到收割,每一個環節都很辛苦,但我最怕最后一個環節,那便是脫離稻子的過程。   父親母親身體一直不好,每逢栽種收割的日子,父母親總是憂心忡忡。父親在一場事故中傷了身體,一直不能勞累負重。母親被內風濕的疼痛折磨的日夜難安,十指全部變形彎曲,走路也不利索。在這樣一個風雨飄搖的家里,十四五歲的我,就成了家里的勞動力。   八十年代中期,農村還沒有收割機。脫離稻子大多是用脫離機,也有少數用耕牛拉著石磙來回碾壓脫離的,還有極少數用拖拉機頭拉著石磙來回碾壓。用牛拉石磙脫離稻子,基本都是地里另外種了一兩廂留著過年打糍粑炒米的糯谷。用牛拉太慢,秋收不等人!用拖拉機頭拉石磙碾壓,也只有那一兩家家里有拖拉機的自己圖個方便,據說用拖拉機耗時又耗油。只有脫離機最受歡迎,又快又好。   都知道脫離機好,但能買得起的人太少。只有家里勞動力多,條件富足的家庭才買得起。我們村總共都只有幾臺,一臺要管好幾個隊。所以每到收割的季節,人們都是日夜排隊等候。   在那個物質貧瘠的年代,人們雖然過的清貧,但是人心卻很齊。脫離機脫離稻谷,需要好幾手人,大家都是鄉里鄉親互相幫忙,尤其是我們這樣的家庭。需要幫忙的人更多,但是鄉親們并不嫌棄,每次都是主動來幫忙。   等候脫離機的過程,不能有半點松懈。上家一脫離完,下家就得趕快拿板車車輪來接手,稍微慢一點,就有可能被自己的下家拉回去。脫離機不能自由滑動,要借靠板車車輪來拖動,把脫離機弄到板車車輪上需要好幾個大力氣的人。這時,家里勞力不夠的主人會掏出煙,滿臉堆笑的對剛剛打完稻谷的勞力們說:“來,借把力,幫個忙。”只要開口,是沒有人會不幫忙的。一聲吆喝,脫離機就被抬到了板車車輪上。家里男丁多的,那陣勢就不一樣了,不用求人,還很神氣,提氣凝神之間,干脆利落的把脫離機準確無誤的放到了板車車輪的卡口里。真是兄弟齊心,其利斷金。看著雄赳赳氣昂昂的幾兄弟像拉著戰利品一樣,有人不由感慨萬千,家里勞力多就是好啊!   脫離機拉回來,會在早就選好的位置卸下來。安放好脫離機便開始調式,調式好距離,然后在脫離機機腳下打樁固定,以免脫離機震動挪位。脫離機擺放好之后,就在脫離機入口旁邊并排擺放上兩張桌子和門板,用來傳遞需要脫離的稻子草頭。   一切準備就緒,就可以開工了。在脫離機后面操作的基本都是男人,最要力氣的就是把一捆捆扎實的稻子解開,再放到桌子上,借著推力把捆稻子的草腰子抽出來。一般一家最少都是幾十擔稻子,做這個活必須要有很強的爆發力和耐力。在脫離機入口喂稻子,也是需要很好的體力和臂力,幾十擔稻子,就靠一個人兩只手不停的扒拉進去,喂多了,會卡死機器;喂少了,浪費時間,必須一游游的均勻推送。在旁邊打下手傳遞稻子的稍微輕松一點,但這個人要有眼力勁,喂的是否勻巧,大多取決于這個人。但有時候,也取決于稻子是否在地里晾曬好了。如果沒有晾曬干燥,脫離的過程中會經常卡死機器,一團一團的稻草絞在機器齒輪里拉不出來,也退不回去,機器也拉的只冒起黑煙。   脫離機前面,忙活的大多是女性,輾草,掃塵,捆草頭,這些我都還做得來。脫離機一開,稻谷和稻草也各自找到了自己的家園;稻谷像離弦的箭一樣勇往直前,以最美麗的姿勢落地,成塔。稻草是輕盈的,但飛不遠,在脫離機出口處飛舞片刻,便軟軟的落在地上。出口處負責輾草的一般都是兩個人,一個人拿著一把楊叉守在左右,等稻草落地成堆之后,趕快叉起來用腳踩著稻草輾成圓滾滾的一捆,草輾好之后用腳扒到一邊,等捆稻草的人來下草腰子上捆,最后拖走,堆成草垛。   這個環節最累最臟,脫離稻子的時候,真可謂是暗無天日。鋪天蓋地的灰塵滾滾而來。濃煙一樣的灰塵,直接往嘴巴里,鼻子里,喉嚨里鉆。偶然還會有一兩粒稻谷像暗器打在臉上,那種火辣辣的疼,疼的人眼淚汪汪。脫離稻子,不像在地里忙活的時候,累了,可以歇一下,渴了,可以喝一口。脫離稻子每個環節緊密相連,必須一鼓作氣,一氣呵成。   有時候,太心急用力過猛,腿都在顫抖。即便是這樣,也還是要堅持下去,遲疑片刻,稻草就會堵在出口處。所有精力都集中做事的時候,還感覺不到臟和累,但只要一停下來,整個人都快要虛脫。尤其是嘴巴里鼻子里的黑灰讓人難以忍受,不管你怎么洗,就是洗不干凈。還有最讓人痛苦的就是卡在喉嚨里的黑灰,就算你用盡所有的力氣咳破嗓子,一時半會也咳嗽不出扒在喉嚨里面凝結成塊的黑灰。背上身上的稻芒,也扎的人坐立不安,這個時候唯一的奢望就是快點回去洗個熱水澡。   快點回去洗個熱水澡,是那時候心里最強烈的愿望。頂著滿身灰塵連軸轉一夜是很常見的,鄉里鄉親們都是互相幫忙,自家脫離完了還要去另一家。在那樣艱苦難熬的日子里,唯一的慰藉,便是回到家里有母親蹣跚著腳步端出來的熱菜熱飯,還有滿滿的一盆熱水。母親心疼愧疚的話語至今猶言在耳:“唉!我的寶寶真是命苦,都是我這該死的病害了你,要是我有個好身體,怎么會讓你吃這樣的苦呢?”   一向要強的母親,被內風濕折磨了大半輩子。手腳都疼的變了型,即便是這樣,在家里,母親也是一刻都沒有閑著,洗衣,做飯,打點菜園,母親都做的井井有條。不管多臟多累,回到家里有母親呵護,一切都可以春風化雨。   物轉星移,韶光似水,轉眼間那些苦難的日子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好在國家現在飛速發展,都用上了快捷便利的現代化機器,栽種收割都輕松了許多,也不用再受我們那時受過的苦。如果不是朋友的一首詩,我都忘記我曾經有過這些經歷,母親離開太久,如果不是朋友的一首詩,我也快要忘記我也曾在母親的膝下承歡快樂過。   每每想到苦命的母親,總是忍不住潸然淚下。這些回憶,即便是流淚,也是一種彌足珍貴的紀念。可是,就算是現在流再多的淚,也回不到青春年少時有父母親陪伴的日子了。
作者簡介
作者簡介:黃寶蘭,曾用名一諾千金,七零后,專職會計。喜歡在繁忙的工作之余,覓一處清幽靜謐的角落,執筆畫心,將生活的點點滴滴珍藏。
編者按
這是一篇很溫暖的散文。有詩云,稻花香里說豐年,這芳香里,飽含豐收的喜悅,也是播種到收獲的結果。作者因瀏覽朋友圈引發了往事的回憶。上世紀八十年代的農村,收割水稻機械落后,還需要付出很繁重的體力勞動。作者的父母身體孱弱,這樣,收割的任務旁騖責貸地落在年僅十幾歲的作者身上,盡管那時民風淳樸,鄉親們也互相幫忙,但大多的勞動還是需要自己完成的,因為每個收獲的季節,都要進行一次這樣精疲力竭的勞動,又臟又累,所以作者在描摹時非常細致,讀之動容。但作者任勞任怨,回家面對父母時,保持微笑,很溫馨。通過回憶少年時的艱苦勞作,再現了過去農村生活的忙碌艱辛,表達了對父母的體諒感恩之情,體現了作者的不屈不撓的奮斗精神,給人以昂揚的勵志力量。小文語言樸素,描摹細致,感情真摯,運用倒敘、對比手法深化主題,佳作推薦共賞。【編輯:魯紫蘇】【江山編輯部?精品推薦202010290001】江山文學網
江山文學網是創作群體最為廣泛的文學原創網站。
開設欄目有:長篇頻道、短篇頻道、情感小說、傳奇小說、散文、雜文隨筆、影視戲曲、電影劇本等。
其中江山“萌芽”是全國中小學生習作園地,專門選拔優秀編輯指導,以最快的速度提高孩子的寫作能力。
社團簡介
社團:暗香文墨 社長:櫻水寒成立于:2018-03-26副社長:易辭副社長:魯紫蘇常務社長:易辭評論部長:冷眉古韻主編:書兒小說主編:一飛沖天散文主編:阿陸散文主編:風中求靜編輯:櫻水寒筆名青燦易辭魯紫蘇冷眉書兒一飛沖天阿陸風中求靜沐夕子熠蒼臺評論員:櫻水寒冷眉魯紫蘇易辭書兒一飛沖天阿陸詩歌魅力風中求靜沐夕子宗旨:暗香生筆墨,氣韻潤風骨。千般風景看透,唯有暗香伴流年。精良同盟邀你共赴萬千風景,匠心文字待你踏夢而歸,文字的力量是一種信仰,愿你頁頁流年,卷卷生香。暗香寫手交流群 376719392,歡迎您的到來。論壇:暗香文墨論壇( 暗香文墨誠聘主編和編輯,有意者可飛箋櫻水寒社長或添加QQ:445361779
掃碼二維碼關注我
制作:絕版紅楓葉